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零五章:王守仁悟道

明朝败家子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五章:王守仁悟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时间转眼而过,又过去了小半月了。

    这小半月的时间里,西山依旧很忙碌,四处招徕流民,许多人的干劲甚至比从前更足了。

    邸报已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是皇帝亲自授意的,所以这关于方继藩的授课内容以最快的速度被送至了所有的官吏的手里。

    邸报一旦出现不同寻常的内容,显然就是宫中发出的某种不同寻常的讯号,足以使无数人去揣摩这邸报背后的深意。

    方继藩……

    这三个字,显然正式开始渐渐的浮出了水面,当然,他不再是一个人渣恶少的身份。

    得了脑疾都可以有这么多大道理?

    许多人抑郁了,实在想不通啊。

    而在这期间,红薯的推广也终于开始顺利起来了,方家的数千亩地,再加上晋升为新建伯所赐的数千亩土地,以及龙泉观、西山,大量的土地开始栽种新苗,到处充满着生机勃勃之景。

    张信忙得团团转,也忙得不亦乐乎,每日就骑着马在龙泉观和西山之间来回奔走。

    他黑了,也瘦了,人也学坏了,竟会骂人了。

    看着农人们不擅于培植而糟践了幼苗,他气得跺脚,一通乱骂,这位本该是斯斯文文的郡马,竟多了几分杀气。

    新苗就是他的命根子啊,一手带大的,关于培植的技巧,他自己足足写了一本书,里头尽是在种植中的经验心得。

    ……

    而选官之日也在即。

    新晋进士们摩拳擦掌。

    唯有王守仁却一丁点都高兴不起来。

    他又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已有半月。

    王华到了书房,看着自己儿子愣愣的坐着,胡子拉碴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书桌,书桌上依旧还是一幅字,只是……这幅字再不是知行合一,而是‘大道至简、知行合一。’。

    王华叹了口气,坐在一旁,看着那双目布满血丝的儿子,毕竟是翰林出身,詹事府少詹事,王华的理论水平还是很高的,他决心好好的开导开导这个傻孩子!

    于是清了清喉咙,便道:“嗯……大道至简,知行合一,此八字,颇有几分禅意,伯安啊,近来看了什么道书?”

    王华带着微笑,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要好好的和自己儿子沟通,也好把他从深渊里拉出来。

    平时在詹事府教导那顽劣的太子殿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自己儿子再如何顽劣,总也比太子殿下要强上许多分吧。

    要有耐心嘛。

    王守仁的眼眸里,突然透着精光,道:“错了,都错了。”

    “什么?”王华一呆,错了,吃错药了?

    王守仁豁然而起,大呼道:“他们都错了。”

    “………”王华拼命忍住自己的担心,依旧带着微笑:“谁……谁错了?”

    “天下儒生,尽都错了,大错特错。”

    “……”王华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天下儒生?”

    王守仁凝视着王华,竟是变得欣喜若狂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开始一字一句的道:“荀子!”

    “荀子?”王华顿感如遭雷击!

    荀子乃圣人啊,孔孟之后,儒家第一人啊。

    只听王守仁继续道:“董仲舒!”

    “……”

    王守仁激动得颤抖,他狂喜着继续道:“程颐……”

    “程……程夫子……他……你什么意思?”王华心底愈发的觉得不好了。

    此时,王守仁抬头,背起了手,他的欣喜开始收敛了一些,目光开始变得深沉,渐渐的,似乎有了自信一般,他接着道:“朱熹!”

    “朱熹?”王华脸色惨然。

    “陆九渊!”

    又一个人,王守仁口中所说的每一个人,无一不是古之圣贤。

    王守仁的眼中有锥入囊中的尖锐,他凝视着自己的父亲,认真地道:“他们都错了,大错特错。儒家诸派专以诠释孔孟而名扬天下,至今流传。可孔孟之学,本来的样子是什么呢?其实无人知晓,这千年来,无数的作经作注将一篇短短的论语变成了一个浩瀚如海的学问,无数儒生追求一生,亦没有门径去窥见真理的本身。”

    王华捂起了自己的心口,显得摇摇欲坠,嘴唇都哆嗦起来了:“你……你……不是我的儿子……”

    离经叛道,这是离经叛道啊。

    你抨击汉儒倒也罢了,你抨击陆九渊诸儒,也说的过去,你竟抨击程朱?王家就是靠读程朱才有今日啊。

    王守仁整个人却陷入了某种狂热,脸上异常的肃容:“可真正的大道在哪里呢?大道至简啊,子曰仁爱,根本就不需无数的大儒去诠释什么才叫做仁爱,仁爱本身就是仁爱而已;子曰仁政,又何须无数人依着这两个字去诠释何谓仁政呢?仁爱、仁政,即为知也,既已知之,便不复去穷究知之之理,于是,子曰,君子敏于行。既已知之,便当行之,此谓之知行合一!”

    “胡说,你胡说!”王华激动地大喝起来,他脸色苍白,不自觉的站了起来,跺着脚,泪水流湿了衣襟:“你不是我儿子,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疯了。”

    王守仁却定定地看着他的父亲道:“我没有胡说,刘邦入关中,约法三章,于是关中定。只这三章约法,臣民百姓们,便可人人知道什么可以去做,什么不该去做。可此后,天下有多少刑名律法,就以我大明律和大诰而论,名目万条,何其繁复,结果呢?结果却是官不知律法,民更是不知,谁都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最终,糊涂的官员随意捏造律令,便可裁决人生死。而对律令更懵懂无知的百姓,便更一窍不通了,只有任人宰割。”

    “律法的根本,其实就在于简,简单明了,判官一眼便知其犯了何罪。而越简,百姓方知自己是否触犯了律法,天下人亦知律法,若觉得不合理,才可有质疑。如此,才可尽力使天下做到公正。可倘若律令浩瀚如海,那么,就成了民不知律法,官亦不知律法为何物,最终这堆砌如山的律令,反而成了害民之物!”

    “道……也同样如此。孔孟之学,一以贯之,不过是勤学仁爱而已,可是现在……敢问父亲,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敢说自己知悉了圣人的大道吗?”

    “……”

    这一问的,王华愣住了。

    他是状元,他是詹事府少詹事,可以说,他是大明为数不多,理论水平最高的人。

    可被儿子这么一问,却令他瞠目结舌。

    倘若儿子问他,学而,如何解?他或许可以侃侃而谈,说上十天半月。

    倘若儿子问他,孔子登东山,他自然也可以洋洋自得,高谈阔论,以孔子登东山为题,展开论述。

    可是……圣人的大道是什么……

    他沉默了,他学了太多太多圣人的道理,十年寒窗,十年在翰林院中著书,这读的书,著的书,足可以填满整个王家,只是……

    半响,他终于道:“程夫子的书中已经坦言了圣人的大道,何须来问我。”

    这是诡辩。

    只有程夫子才有诠释圣人的权力。

    王守仁大笑起来,道:“不对,孔圣人的话为何需要程夫子来诠释?子曰成仁,孟曰取义,如此而已,仁义二字,也需有人代他们诠释吗?”

    “你……你是疯了。”王华哭了,浑浊的眼里真的掉下了清泪。

    他受不了儿子这样啊。

    王家不该出这样的人哪。

    王家所出的子弟,哪一个不是中庸守己,为人称道?

    可现在,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是自己的骨肉,是自己的至亲啊,可现在这儿子,竟质疑自己深信了数十年的理念。

    王守仁眼里却是放着光,这光带着异彩:“论语何其简单明了,后世的大儒,却使它复杂无比,使人读了圣人书,反而不知圣人意了。这就如约法三章,最终却成了今日的大诰和明律。与其去穷究何谓仁义,何谓仁政,不妨学方继藩,心中存着天理良心,以及对仁义的向往,而去实践贯彻,书里天天说爱民,说民为本,民在哪里?民在书里吗?民不在书里,民就在咱们王家的府邸里,也在王家的门墙之外,他们距离你我父子,相距不过咫尺之遥,我们却看不见,却看不清,却关起门来,将自己关在这书屋里,心里默念着什么书中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去追求书中的民,去学习书中的所谓大治天下,天下大治,不需腐儒来教我,而是心存圣人之念,俯身去做便是了,哪怕只是安置一个流民,哪怕便是使一人、一家、一姓能吃饱喝足,能使他们安居乐业,就是仁爱,就是仁政,就是圣人的德!”

    王华已经气得捶胸跌足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歇斯底里地大叫道:“你从何学来的离经叛道之词!”

    王守仁沉默了一下,道:“吾师……方继藩……”

    “……”

    王华竟不说话了。

    嚎叫声噶然而止。

    吾师……方继藩……

    这五个字,像针一样,戳着王华的心。

    而后……

    王华,显然……又哭了!

    …………

    不好意思,生病脑袋迟钝点,也因为睡得少,这章写得慢了些!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61723.net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