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三十二章:漂亮的公主殿下

明朝败家子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二章:漂亮的公主殿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宦官依旧没有离开,却是吞了吞口水,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还有事?”太皇太后看出这个宦官还有话说,便淡淡的道。

    宦官沉吟了片刻,才道:“还有……南和伯子方继藩……”

    “他?”太皇太后想起近来听说过这个人,怪可怜的,得了脑疾,不过皇帝似乎对他颇为欣赏。

    宦官道:“对,就是上次陛下来问安时,提到的那个南和伯子,他觐见了皇后娘娘,恰巧又撞到了寿宁侯和建昌伯。”

    “你继续说。”太皇太后依旧没有抬起眼皮子,似乎对此,并无太大的兴趣。

    宦官深深地看了太皇太后一眼,才又道:“南和伯子方继藩说,寿宁侯和建昌伯患有脑疾!”

    “……”只在这瞬间功夫,太皇太后抬眸了,目光逼视着眼前的宦官。

    宦官吓了一跳,自是不敢和太皇太后对视,连忙垂下头。

    太皇太后沉吟了片刻,面上依旧没有表情:“哀家知道了,你退下吧。”

    宦官颔首,碎步告退。

    殿中,又平静了下来。

    周勤看太皇太后脸色有异,便道:“娘娘,怎么……”

    “此事……作罢吧。”太皇太后叹了口气,眼眸略显暗淡。

    “什么?”周勤不服气了,气恼地道:“就这样算了?”

    “你还没明白吗?那张家兄弟得了脑疾!”太皇太后顿了顿,她目光幽幽,显得极为平和:“方才哀家要为你们做主,是因为道理站在了周家这边,陛下那儿,就算想要袒护张氏兄弟,怕也难有什么理由,可现在呢,现在说是有了脑疾,还能说什么?难道让周家还有哀家,去和两个患了脑疾的混账计较?你自己也说,周家是要脸的人家,那么哀家问你,丢得起这个人吗?”

    周勤满脸错愕,竟是无言,不过……他似乎明白了太皇太后的意思,本来这事是周家占理,可人家有脑疾,若是咄咄逼人,反而显得周家得理不饶人了。

    太皇太后什么身份,她这一辈子,历经了数朝,在天下人看来,堪称完人,总不能因为这个,而跑去为周家叫屈吧。

    有一句话叫人死为大,其实人病了,也是一个道理。

    周勤不忿道:“这定是那南和伯子在为张家转圜,凭什么他说是脑疾,就是脑疾?”

    太皇太后看了周勤一眼,淡然地道:“还真就是他说是脑疾,就便是脑疾,秀荣就得了病,是他救活的,他是久病成医,他都这么说了,你能说什么?哎……”说罢,太皇太后叹了口气。

    周勤不由道:“那么这方继藩,就实是可恨了,娘娘……”

    太皇太后摆摆手,又叹了口气:“你呀,活到了这个岁数,还是不懂人情世故啊,这个方继藩,说起来就是个孩子,能有多少算计?哀家和他,无冤无仇的,他开了这个口,还不是因为张氏吗?一个孩子,你也要计较?再者说了,他说张氏兄弟得了脑疾,也算是将这个死结给解开了,周家呢,也算是挽回了颜面,说起来,这方继藩倒也算是玲珑心,太子总是说起他的好处,哀家只当他是太子的玩伴,现在看来,没有这样简单。”

    是啊,张家和周家这么一闹,算是结下了仇,为了脸面,就算不是不死不休,也绝不会善了。在外朝,两个外戚争锋相对,而在内宫,难道两个女人也要勾心斗角?

    固然暂时周家可以压着张家一头,可毕竟,太皇太后老了,又能活几年?现在方继藩算是给了周家一个台阶下,毕竟这张家兄弟有脑疾嘛,说不准是因为犯了病呢?跟一个犯病的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太皇太后显出了一脸倦容,只道:“此事,就此作罢吧。”

    “就此作罢?”周勤却依旧不服气:“娘娘……”

    太皇太后压了压手:“你呀,是没吃过亏,总以为靠着大树好乘凉,你可知道为何平时,哀家总是让你们多读读书,少去招惹是非吗?哀家是宫女出身,周家从前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今日有幸得了一场富贵,就更该慎之又慎,万万不可生出骄横之心,哀家是迟早要去见诸先帝的,到时你们又该怎么办呢?德不配位,必有栽秧啊,一时的气焰和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周家根基浅薄,未来的路还长着呢,眼睛要看得长,不要过于短浅,人若只是看到了眼前一尺一寸的地方,将来是要栽跟头的。你……回去之后,命人给张府送一些药去吧,就说听说他们得了脑疾,因而探访,这算什么仇哪,这一对兄弟贪婪,周家做到了这个份上,且不管他们怎么想,可张氏,却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周勤听罢,只好叹息一声道:“臣知道了。”

    太皇太后却是浮出了一丝笑意:“那方继藩,顶有意思,找个日子,让他来见见也好,哀家年纪老了,其他事,其实都不放在心上,唯独舍不下的,就是太子,太子身边都有什么人,总要摸清楚底细才好,今日他化解了这一场死斗,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周勤心里不禁嘀咕,这方继藩,可是张皇后的人哪,明明人家是为张皇后出谋划策,怎么弄得像是周家沾了他什么光似的。

    …………

    这边,方继藩已走到了公主殿下的寝殿,身边自然有几个宦官跟着,嗯,他已习惯了。

    这个年代,男女得大妨,即便自己是大夫,也需得有人跟着,这倒未必是担心方继藩乱来,而是必须得有所交代,免得教人乱嚼舌根。

    方继藩循规蹈矩地走入殿,似乎已有宦官事先知会了公主,因而公主已经在此端坐,一副静候方继藩的姿态。

    一见方继藩进来,公主似乎眼眸中掠过了一丝复杂之色。

    其实她想不复杂都难,上一次板起来教训方继藩,结果……有些糟糕啊。

    想到这里,公主不禁又感到不自在了,甚至感觉脸上热乎乎的。

    公主的窘迫,自是被方继藩看了个一清二楚,他笑了笑,很自然地行了个礼:“见过殿下。”

    抬眸之间,见这殿中角落,依旧还坐着一个嬷嬷,几个宦官。

    公主浅笑道:“请坐。”

    那一旁坐着的嬷嬷则道:“殿下,还是先把脉吧。”

    方继藩眼里掠过一丝笑意,把脉?这是巴不得要让我赶快滚蛋的意思,我方继藩还真就不急着走了。

    他大喇喇地在椅上坐下,道:“我渴了,去斟茶来。”

    说罢,方继藩翘着腿,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那老嬷嬷的面容顿时有点僵,显然有一种瞎了眼的感觉,在这宫中,想来还没有人如此放肆吧。

    可是……

    她竟发现自己对方继藩一丁点办法都没有。

    一旁候着的宦官迟疑了一下,还是有人乖乖的去给斟茶了。

    片刻功夫,茶斟上来,方继藩端着茶,小心翼翼地呷了一口略烫的茶水,口齿留香,忍不住道:“宫里的茶真好喝啊,比我家的茶好喝多了。”

    这么一个开场白,倒是令公主的窘迫减轻了一些,她不由道:“是吗?本宫却吃不出来。”

    “其实我也吃不出来。”方继藩叹了口气:“方才只是装逼而已……”

    公主显然不懂这个新词语:“装逼?”

    “咳咳……”那老嬷嬷仿佛得了肺痨似的,拼命的咳嗽起来。

    方继藩却不管那老嬷嬷,随性地道:“就是一种心理反应,总是觉得,宫里的狗,都会比外头的高大威猛一些。哈哈,不太恰当的比方。”

    方继藩觉得自己反正脸皮厚着习惯了,反而没什么拘谨。

    可作为主人的公主,却不禁俏脸微红,她微微皱眉:“可是宫里并没有狗。”

    “那么……”方继藩努力的想了想,才道:“换个比喻,宫里的女子,都比宫外的要漂亮许多,尤其是……”

    “咳咳咳……”

    顿时间,老嬷嬷夸张得捂着自己的心口,仿佛自己要呕血一般,咳嗽声声震瓦砾。

    “尤其是公主殿下。”方继藩还是很不客气地将自己的本心话说了出来。

    公主听罢,先是错愕,随即耳后根已是红了,只好连忙将眸子错开。

    老嬷嬷显然终于忍不住了,怒道:“方继藩,你好大的胆子。”

    公主顿时露出后怕之色,老嬷嬷可是母后跟前的心腹,在宫中可不是一般的角色,自己都有些忌惮她,毕竟她在母后跟前无论说什么,母后只要信了,难免会紧张,自己倒不怕什么,就怕方继藩吃了亏。

    谁料方继藩气定神闲,又端茶呷了一口,才道:“我胆子一向大得很,我是有脑疾的人!”

    如此振振有词的说出这番话,公主张大了眼睛,明眸里的瞳孔收缩,有一种……啼笑皆非之感。

    “……”嬷嬷这才想起,好像这位‘大夫’确实是有脑疾的,不只如此呢,上头早有交代,这位‘大夫’的脑疾与众不同,似乎,他若是没犯病,便总是无礼的样子,若是犯了病,才会变得老老实实,浑浑噩噩状的。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61723.net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