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百二十一章:震动朝野

明朝败家子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一章:震动朝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的心理,深究起来就是一笔糊涂账,谁说得清呢?在张家兄弟的带动下,这稀罕的瓜,倒是很有尝一尝的必要,你看张家兄弟,吃的都哭了,真是咄咄怪事啊。

    却也有人买了瓜,匆匆的入宫,抱着瓜一路至内阁。

    此人乃户部郎中杨忠,论起来,他是谢迁的门生,这瓜不是祥瑞吗?否则,大冬天怎么能生出瓜来?所以他和别人的心思不同,别人是买了瓜吃,他是抱着瓜去见谢公,既是报喜,同时呢,也是给谢公尝尝鲜,很有几分不留痕迹溜须拍马的意味。

    到了内阁外,通报之后,他匆匆的到了谢迁的值房。

    此时刚刚下朝,还有许多的奏疏需要拟票,正是内阁里最忙碌的时候!

    谢迁听说杨忠来了,也不在意,依旧低头看着案牍上的奏疏,杨忠给他行礼,口里道:“学生见过恩府。”

    谢迁没有抬头,低头看着奏疏的眼睛却略显严厉,口里的声音也略显沉着:“在这里,不要称恩府。”

    “是,谢公。”杨忠笑了笑,道:“下官此来,是来报喜的。”

    “噢?”谢迁这才不太情愿地将眼睛自奏疏上抽离开来,抬眸,看到杨忠抱着什么,不过杨忠的官袍袖子长,这长袖将瓜遮住了,却也看不清到底是何物,便道:“何事啊。”

    “谢公请看。”杨忠将西瓜双手举起。

    “嗯?”谢迁一头雾水。

    这……不就是西瓜吗?有何稀罕的。

    只是在他一恍惚的功夫,杨忠道:“此乃新结出的西瓜……”

    猛地……像是一个重锤,狠狠的撞击在了谢迁的心口,谢迁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西瓜当然是不稀奇的。

    只是……这个时节,怎么可能会长出瓜来?

    谢迁乃是余姚人,家里也是地主士绅出身,老家数千亩的水田,对于这农时的事,再清楚不过了。

    谢迁不无惊讶地道:“江南这个时候就已长出了瓜?也太早了吧?是连夜送来的?”

    “不。”杨忠摇头道:“就是顺天府的地里长出来的。”

    谢迁心头一震,他豁然而起,将手里头票拟的笔随意搁下,这笔上还有墨水未干,摔在了案牍上的奏疏上,霎时糊了一片,可谢迁没心思去理会了,疾步走到了杨忠面前,手摸在了西瓜上,那西瓜特意的凉意传入他的手心,果然……是西瓜,再正宗不过了。

    看着这西瓜,谢迁竟是有些恍惚:“顺天府在这个时节,能长出瓜来?”

    杨忠没有给他答案。

    谢迁的眼眸缓缓换上了一丝复杂的色彩,立即道:“来人,请刘公、李公。”

    只须臾功夫,三位内阁大学士便各自落座,然后六只眼睛,都紧紧地盯着案上的瓜。

    “是真的?”刘健抬眸,看了谢迁一眼?

    这太匪夷所思了,完全违反了常识。

    虽然这地方上,隔三差五的总会报上一点祥瑞出来,譬如说哪里发现了麒麟哪,哪里的果树上竟生出了南瓜,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成化皇帝在的时候,因为成化先帝热衷于此等事,所以报上来各种奇奇怪怪的祥瑞,就更是多不胜数,不胜枚举了。

    可内阁的大学士们,什么世面没见过,他们虽是不做声,却也知道,这些都是弄虚作假,是有人要借机邀宠,听听也就是了,不必当真。

    可是……

    现在刘健三人,眼里也只有震惊了,因为眼前这瓜,并非是存在于奏章上,而是真真切切的摆在眼前的。

    “不会是妖人的诡术吧?”李东阳若有所思。

    谢迁比较耿直:“这有何难呢,切开一看,便知真假,来,取刀来。”

    一旁的书吏连忙取了一柄刀来,利落地将瓜切了,那鲜红的瓜肉顿时绽露眼前。

    果然……是真的西瓜,绝不是障眼法。

    刘健越发的疑惑了,他上前,嗅了嗅道:“还真和西瓜无异。”

    “要不,吃吃看吧?”便连多智的李东阳,也有点无法理解了,他也算是见识广博,稀罕事听多了,可眼见为实的少,现在眼前这个瓜,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对,吃过才知真假。”谢迁当机立断道:“老夫先试试看,若是无恙,刘公和李公再吃。”

    谢迁很不客气的道。

    说实话,谢家本就是豪族,可自小冰河期之后,连续数年的漫长冬天,自山海关至宣府,再从宣府至山东、淮北诸地,土地大多被连绵的大雪覆盖,沃土变成了冻土,即便是有银子,也难吃什么蔬果,现在见了这瓜,倒是食指大动起来,轻咬一口,汁水在口中四溢,良久,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此瓜,甚为甘美。”

    “老夫试试。”李东阳笑了。

    三人各取了瓜,各自品尝,外头虽是寒气迫人,可屋内却烧着无烟煤,温暖如春,甚至略显干燥,现在吃着着甘甜的西瓜,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凉爽之感。

    片刻功夫,这瓜便吃了个干净。

    刘健心情不错,愉悦地看着一旁的杨忠道:“此瓜,是何处得来的?”

    杨忠连忙道:“是太子殿下和方继藩二人那儿……”

    刘健一听……脸色骤变。

    太子种瓜的事,虽是封锁了消息,可内阁的几位大学士却是略知一些内情的,本来陛下对此事,甚是忧心忡忡,可万万想不到,太子和方继藩竟当真种出了瓜来。

    这样的天气里,种出了瓜啊。

    刘健的脸上已经写满了震惊。

    谢迁和李东阳,显然也收敛了笑容,开始慎重的对待起来。

    冬日大雪纷飞,处处寒气刺骨,尤其是怪异的天象出现之后,这冬日格外的绵长。

    这样的天气里,北方无数的土地却不得不荒着,为何?雪天里能种出什么来?这可是接近小半年的抛荒啊,虽然朝廷现在的粮食供应,本就是依靠着江南的主要产量区,可如此大规模的土地荒芜,却也导致了大明巨大的危机,弘治皇帝和内阁虽是在勉强支持,可长此以往,却也不是办法。

    可是……太子和方继藩,竟能在这漫长的冬天里,当真种出了瓜来,倘若如此,那麽是否可以种出其他东西?

    虽然靠着运河的供应,倒也不至于让京师,或者是整个北方饿了肚子,可这并不代表,没有了丰富是蔬果供应,不会产生问题,倘若无数本就闲置的土地能结出瓜果出来呢?那么……整个北方,对于粮食的消耗就会下降,因为人的选择更丰富了,自然不会一味的靠粮充饥。

    在这个时代,农业是根本,一旦大量的土地闲置,就意味着地里种出来的东西要减产,减产就意味着许多人要饿肚子啊,饿肚子所带来的灾民和流民问题,一直是朝廷尾大不掉的顽疾,这些年,北方的流民甚多,朝廷根本无法安置。

    刘健想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一下,眼里透着精光,倘若真可以冬日种粮,那么,将是多大的福祉啊。

    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与此同时,谢迁和李东阳也显然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三人相互对视,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刘健深吸一口气:“知会通政司,请代为禀陈,老夫与谢公、李公要求立即觐见陛下。”

    三人心领神会地迅速收拾了一番,这事儿太大了,以至于刘健显得格外的激动。

    若不是亲眼见到了这瓜,而且还亲自尝试,刘健绝不相信这等子虚乌有之事是真实的。

    抖擞起精神,他与李东阳、谢迁冒着寒风出了内阁,疾步朝着暖阁方向去,刘健走得急,以至于宽体大袖的钦赐斗牛服被寒风吹的抛起,令刘健颇有几分寸步难行的感觉,仿佛随风就要吹倒。

    可他沉着脸,脸上带着凝重,心里却是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

    冬日真的能种出瓜来吗?可以推而广之吗?

    还有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凑在一起,平时不惹事倒也罢了,他们怎么种出来的瓜?

    若是当真可以如此,那么……岂不是……北地也可以成为江南?

    当然,即便没有这样夸张,可只要能种出东西,可以吃,就可以活人无数啊,民以食为天,百姓们可以受委屈,可以受冻,可若是你不给他饭吃,便是祸乱的根源啊。

    身后的谢迁和李东阳,面上也依旧带着震惊,快步尾随。

    等到了暖阁,弘治皇帝只戴着翼善冠,穿着一件团龙窄袖圆领袍,坐在御座之后。

    此时,他正提笔沉思着什么,得知刘健三人要觐见,显得意外,廷议之后,他已在内阁里召见了三位大学士了,这三人也刚刚告退,怎么转眼之间,又来了?

    见三人进来,还未行礼,弘治皇帝便微笑道:“不必多礼,来,赐坐。”

    他面上风淡云轻,目光触及到了刘健三人的脸色,眼眸一顿,心里略略吃惊,怎么,三位卿家的脸色,为何如此的凝重?

    发生了什么事吗?

    以往的时候,刘健三人虽是得了陛下一声不必多礼,却还是会郑重其事的行了大礼。

    可今日,似乎连这一点,刘健竟都疏忽了,等宦官取了锦墩来,刘健坐下,旋即道:“陛下,太子殿下和方继藩在詹事府种瓜?”

    他们可谓是开门见山,和以往时,完全不同,以往君臣奏对,断然不会如此直接。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61723.net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